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句子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句子 » 伤痛的句子_内心最伤痛的句子
  • 广
  • 天空蓝魔虾
  • 澳洲淡水小龙虾
  • 鳌虾
  • 虾粮

伤痛的句子_内心最伤痛的句子

作者:aysz01 发布:05月04日 阅读:9次

You don’t have a chance when your friends go down to really take care of them as you might. And especially if you’re under attack, moving, or whatever. I withstood it well but I had a lot of trouble in later life, because those events would come back and…You never forget them.
十年人海两茫茫。十年生死两相望。十年苍海曾桑田。十年思念熬成粥。十年牢狱终悔过。十年回想初遇时,那温暖一笑,定格永远。曾经年少成轻狂。曾经无知不归路。曾经堕落入深渊。曾经时光早流逝。曾经某人轻轻说,回头是岸。那时青年仍牢狱。那时岁月多悔恨。那时泪水掩过面。那时度日如度年。那时幻听还在说,回头是岸。两鬓白发未曾想,归来之时牢狱外。女人带着小孩郎,神色焦急把门望。一声爸爸泪如雨,心头伤痕以落地,双手紧抱妻与儿,原来回头乃有岸。每个人都错过,错了就在于你该不该回头。――H.Y.
那天阳光绚烂。你的笑容温软。悄然扣响。我的心弦。那天微风拂面。回眸擦肩。发丝飞扬。指尖留香。于是。我们相识 相知 相伴 相守。走过花开花落 叶生叶零。手挽手 捡拾光阴。谁许了谁笑靥 灼痛了谁的眼。谁乱了谁的心神 扰人难安。是公主丢了王子。还是骑士给予无声的陪伴。流年似水 似水流年。不知。谁负了谁的年少轻狂 又离开。只留下那一抹流年挥之不去的伤。到最后。再没有人为我的任性买单。原来曾经肆意挥霍的青春。竟一去不复返……
<黑色月亮>。一个人吃了晚餐 一个人躺坐在浴缸。一个人在城市逃亡 不简单。逃开你给的过往 逃的我遍体鳞伤。我的感情总是跌跌撞撞。有一种温柔在你身上才有 霸道的将我佔有。心直到现在还是你的。有一种难过在你眼里才有 看著我走的时候。你说我好像黑色月亮 在黑暗中看不见爱的光芒。我们说的梦想 只是梦想 影子拖了很长。你说你想要我的原谅 好让你的日子过的比较心安。心里有个地方 关了起来疗伤 那里不需要月光。
现在我还会喝醉,可我不会再发疯。从一杯啤酒到十瓶啤酒。从一口白酒到半斤白酒。有的,不过是痛苦的叠加。现在我还会喝醉,可我不会在发疯,只是听到那些歌儿,还是会在角落莫名流泪。生活不会告诉你去怎么做,但她会用痛苦,告诉你,这样做是错的,然后逼着你去成熟,去面对,去学会担当。从认清世界,到认清自己。没有人曾亏欠过你,而你却忘了珍惜。当学会珍藏,却早已失去。
十字路口,就像电视剧里常常的情节,一对赌气的情侣各站在马路两侧,再平常不过的冬季,其实女生已经原谅了那个沉默的傻瓜,等待着他穿过柏油马路将自己搂在怀里,稚气未脱的男孩子在担心那个命中注定的她能否接受道歉,绿灯 女孩站在原地静等他来 ,男孩冲了上去却在女孩短短的几秒惊喜中从身旁经过直径走去,她知道那个她不是她。
第六年盛夏繁华。气泡中 谁看谁被撕裂了成长。谁又把谁伤口紧紧捂上。我们都在小心翼翼学习长大。我们看着幸福巍巍颤颤跌跌撞撞。我们叫嚣这是假象。却忘记了。人生本是无根之草。承载上的一切 都来自人类本身。有多勇敢 就有多光彩。有多软弱 就有多彷徨。而你描述了这传奇一场。泡沫中 绽裂的是阴影。挥洒的 是希望。
曾经那么喜欢人们脸上绽放的笑容。曾经那么期待和朋友命中注定般的相遇。到现在,经历友情的生死后。我更喜欢那晶莹苦涩的泪水。曾经那么感动于隐藏在简单中的幸福。曾经那么无奈地谈论着时光的流失。但现在,我更喜欢在深夜。倾听着一个有一个隐在心痛后的童话。只为得到那一瞬间冰冷的心动。
伤疤之所以会疼,是因为我们热衷于去抚摸,去回味,去示人。若情动于记忆,必心痛于过往。愚者伤之更甚,智者伤而弥坚。时光会熨平一切悲欢,无须太多的惆怅、抱怨、愧恨,过去没删去,未来岂会来。要相信那些你无法战胜的、克服的、隐忍的、宽容的,只要不曾置你于死地,都会令你更坚强。
It’s very hard to know who we really are.The secret to doing everything that you are capable of.is to understand how little we have.
沙漠的游牧民族。一到晚上就会把骆驼这么拴起来。而到了早上就会解开缰绳。但即使这样骆驼也不会逃走。因为它永远记得被拴在树上的那个夜晚。就像我们记得曾经的伤痛一样。它会拴住现在的我们。
过了这么久了,打开QQ收藏,听着你当初对我说的那句告白,我笑了,我笑自己多么的愚蠢,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既然你选择了牵她的手,那你就不再是我的英雄。——致我曾爱过的少年。
明知道一张车票就可以到达,也买了,却亲手撕掉了,一次又一次。因为自己的勇气总是在临行前踏入车站的一瞬间突然消失,所以你在的城市成了我永远无法抵达的远方。
我们要经历过多少次?要痛过多少次,才算长大才算成熟呢!…是啊,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从最初的伤痛到适应伤痛,直到最后面对伤痛,违心的笑了。
有时真係想变为空气’因为冇一个地球Ger正常人係唔需要空气Gar’如果可以变成空气’咁样Gar话’就可以对世界所有人’了如指掌喇!
在一段感情中,有些人总是会提前去思考可能遇见的所有伤痛,然后在伤痛可能来临时,提前躲避。所以他们从不冒险,也终究什么也得不到。
时间不会治愈破碎的伤痛,再长也不会,它能给的也不过是让伤痛暂时从脑海离去,唯有自己才能使伤痛彻底褪去,这便也只剩放下可以做到!
每个人都坐拥两座回忆的城池。一座花开满夏,里面装着晴明秀媚、素时锦年的回忆;另一座雾雨倾城,里面装着不可触及、令人生疼的回忆。
她说,两个人云淡风轻就能携手看曾经;他说,两个人不忙不惊便能皓首等风景。可是,一个人呢?一个人只能顾影自怜等一双多情的眼睛。
‍我默默地看着你‍离开的背影,伤痛哽咽在喉咙说不出话,静静地流着眼泪,放‍你走了 ,你是否会更快乐?还会不会想‍起我? ‍
时光的残忍在于,许人纯真,予以伤痕,受其一生,却又无力责问;爱情的残忍在于,让人痴疯,引火烧身,甘受其痛,却又假装不疼。
几乎问大部份人都会害怕蜜蜂⋯而我有时候却是那隻惹人怕的蜜蜂⋯其实不去撩惹蜜蜂’蜜蜂总不会为了芝麻绿豆的事去牺牲自己的⋯
你留存的记忆越多,就意味着未来可以伤你的越多,你留存的记忆越细致,越是容易铸造出一个思维的牢笼,困于其中,越陷越深。
她不明白的是曾经那么相爱的他们有一天也会剑拔弩张,怒目相斥,是不是终有一天程天恩或是郁婉清也会将对她的爱消耗殆尽。
时间是不可能倒着走,我们无法控制它。同时让我无法控制的还有我的思想,每个夜晚,每次孤独。我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你。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那般洒脱,似乎不曾爱过。但只有自己知道,在转身的一瞬间,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我是穿梭在这苍茫人世的孤独旅人。永远只有不知疲惫的狂奔和入骨入髓的伤痛,却得不到片刻停息和丝毫安枕。
盘旋的记忆,让我有种错觉,有种你仿佛仍在我身边,陪着我的错觉。酸痛的泪,原是那样苦涩,苦得令人目眩
我花了很多很长时间去寻找一个让自己动情、深情、长情的爱人,却总是留给自己孤独,孤单,孤寂的灵魂。
爱或不爱 都是一种孤单 见或不见 都有一道鸿沟 正如我心中的那份思念 寄美酒是伤痛 寄明月是忧愁
与其每天都是独自的哭,独自的笑…我宁愿我从来都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看着别人哭,一个人看着别人笑。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的心里深深埋藏了多少的痛。就像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你的背上狠狠插了多少的刺。
一直没有人可以懂我,我习惯假装坚强,习惯强颜欢笑,习惯假面人生,也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所有一切。
被快乐包围时,尽管我已经暂时忘却了伤痛,可最终改变不了,无意的轻轻碰到它,也会痛得撕心裂肺。
不了解我的人,不配说我贱,更不配说我人品不好,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你可以潇洒的滚。
我们注定互相喜欢,互相折磨,互相伤害,到最后只会落得两败具伤。。。。。。那何不早点放手呢?
谁也不要来打扰 我累了 我要睡了 睡梦中回到以前的日子 没有伤 没有痛 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
戴上面具纵然可以隐藏伤痛,但伤痛毕竟存在。唯有真正的漠然,才可以不为所动,才可以不为所伤。
我的翅膀,被一滴滚烫的泪灼伤。看来,再纯洁的天使,面对爱情的左右,都会坠入地狱。。。。。。
孤单久了,我就习惯和喜欢了空荡的房间和触不可及的遥远,更是习惯和喜欢黯然神伤、怅然回望。
偏偏有你的城市车水马龙,有你的故事泣不成声;偏偏对你的爱恋一往而深,对你的情愫情有独钟。
‍‍不是我不够坚强,‍而‍是越坚强越逞强,‍所有的伤痛自己来背,‍请原谅我的沉默…
人如灯草,死灭全不由己。所以,勿感时伤怀、不怨天尤人。但求岁月静好,当下安好。
你不会想到,现在在你面前泰然自若的我,曾不知道在过去多少个夜里为你痛苦流泪过。
我这人就是这样,不敢去面对所有伤痛,却能去无视所有伤痛,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谁给的回忆入骨入髓,又叫谁泪眼潸潸;谁给的温暖掏心掏肺,却又被谁袖手旁观。
再怎么生气,再怎么失望,当他说了道歉,求了原谅的时候,我还是忘记了我自己。
我多希望我们从来都不相识,这样会不会好过一点,如果没有遇到你,该有多好。
世间有许多的不告而别是因为来不及告别。于是才知,竟有这般的疼,这般的痛。

原文地址:https://www.rongyijian.cn/archives/52440